為什么新型冠狀病毒爆發是武漢?

admin  于 2020-2-8 13:17:41 回帖獎勵 |閱讀模式
0 320
2002年12月5日,廣東出現第一例SARS病例,次年4月,非典疫情在北京全面爆發。

15年后,在云南省的一處偏遠洞穴里,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的石正麗SARS研究課題組最終確定,這個洞穴里的一個菊頭蝠種群,攜帶的病毒毒株含有SARS病毒的全部基因組分[1]。

這些病毒經過中間宿主果子貍,再通過在廣東農貿市場中售賣,最終傳播給人類[2]。

2020年2月3日,《Nature》在線發表了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團隊關于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論文。

論文顯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序列與一種蝙蝠中的冠狀病毒序列一致性高達96%,也就是說,引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宿主可能仍然是蝙蝠。但目前尚不明確其中間宿主是誰[3]。

截止2月6日24點,全國累計確診31161例,其中湖北累計確診22112例,武漢11618例。

武漢,天下之中,九省通衢。李白曾在這里吟出千古絕句“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孫中山在這里領導了武昌起義、辛亥革命;張之洞在這里創辦漢陽鐵廠,打造了中國近代最早一批工業企業。

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的源起,為什么是武漢?

野味帶來的意外

疫情發生之后,中國疾控中心科研人員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陽性環境標本中分離病毒,提示該病毒來源于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4]。

盡管此后《科學》在線發表題為《武漢海鮮市場可能不是新病毒在全球傳播的源頭》的文章,指出華南海鮮市場可能不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源頭,但仍然可以肯定的是,華南海鮮市場至少是病毒的集散地[5]。

到目前為止,中國官方曾兩次發布《中國食用野生動物狀況的調查報告》。最近一次是在2013年,這份報告顯示,盡管公眾食用野生動物的比例較過去大幅減少,但經營利用的野生動物種類卻在增加,尤其是在中國南方,野生動物消費依然熱度不減。報告顯示,每年10月至次年1月是食用野生動物的主要季節[6]。

此次的華南海鮮市場名為海鮮市場,實際上卻存在多家野生動物交易商鋪。在一家名為大眾畜牧的野味銷售價目單中,小活鹿、蜈蚣、鴕鳥、孔雀、狐貍、果子貍等,都明碼標價進行銷售。

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交易,給此次武漢新型冠狀疫情的爆發提供了病毒擴散的溫床。此外,武漢陰冷潮濕的氣候也是病毒傳播的“助手”。

2003年9月,上海市城市環境氣象研究中心和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曾發布《氣象因素對SARS爆發和流行程度影響》的研究結果[7]。

研究通過對廣州、香港、太原和北京4個城市SARS發病情況和氣象因素,及其變化進行的時間和地域分析發現,SARS發病人數與氣象因素如溫度、相對濕度、風速等有非常密切的關系。

研究結果顯示,SARS爆發和流行的最適宜溫度為17-28攝氏度,平均風速越大,SARS病例數越多。報告同時指出,天氣變化越大,人體對疾病抵抗力下降,從而更易感染疾病。

春季冷空氣過程和SARS高發時段完全吻合,冷空氣后的降溫和升溫引起的溫度劇烈變化,可能是當年引起SARS高發的氣象原因之一。

2020年2月3日晚,在湖北省舉行的第十三場疫情防控例行發布會上,三位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表示,此次新型冠狀病毒,在適宜的溫度和濕度環境下,有可能存活數天[8]。

武漢地處長江中游江漢平原,境內橫貫長江和漢江兩條河流,河網密布,湖泊眾多,是我國典型的亞熱帶內陸濕地型特大城市。據天氣后報網的武漢歷史天氣統計概況,1月至今,武漢平均溫度在8.1度,一月份中有15天是下雨天氣。

“滿城挖”后遺癥

事實上,華南海鮮市場因售賣活禽、野味等行為,曾屢屢被當局要求整改,但最終未能實施相關行動。

國家法律規定,經營野生動物需要林業部門的合法經營許可,以及需要受市場監管和檢疫部門的報批。2010年施行的《動物檢疫管理辦法》規定:“合法捕獲野生動物的,應當在捕獲后3天內向捕獲地縣級動物衛生監督機構申報檢疫”。

但1月22日,武漢市園林和林業局向媒體表示,其未向華南海鮮市場頒發野生動物經營利用許可證。

據媒體公開報道,在疫情影響擴大,一些省份啟動一級響應之后,華南海鮮市場還出現組織商戶集體現場退租的“神操作”[9]。

野生動物交易的監管失職,是華南海鮮市場成為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溫床的“人禍”因素之一。

疫情爆發后,種種監管動作更是讓民眾大跌眼鏡。

12月8日武漢即出現第一例病例,但直到2020年1月1日,華南海鮮市場才關閉;直到1月11日,武漢衛健委還宣稱新冠病毒不會人傳人,可防可控;疫情爆發后,依然舉行有4萬多個家庭參加的“萬家宴”、大型團拜會文藝演出;

“一刀切”封鎖武漢全程交通,導致醫務人員無法正常上下班;武漢紅十字會物資周轉、調配不力;政府辦公廳辦公人員從紅會領取口罩等行為都有發生。

在正常時期,緊急處置與管理的能力并不會被考驗。相關監管部門最終暴露出的問題,或許與當地近年來的大規模城建、產業轉型有關。

一五期間,武漢曾是中國南方重要的工業基地。

武漢鋼鐵公司是新中國興建的第一個鋼鐵聯合企業,武漢重型機床廠是亞洲最大的重型機床廠,武漢鍋爐廠是國內最大的特種鍋爐生產廠,武昌造船廠是內地最大的造船綜合企業。鋼、重、鍋、船四大重工國企,曾讓武漢的經濟實力在全國保持領先地位。

改革開放后,武漢又成為改革的試點城市,繼續走在經濟發展的前列。1984年,武漢的工業總產值、利稅指標,在全國各大城市中排名第四,僅次于京津滬三大直轄市,這是武漢市最輝煌的年代。

但1988年后,國家推出東南沿海開放戰略,全國的經濟地理版圖開始位移。武漢陳舊的產業結構,設備老化等諸多因素,都顯得與時代的發展格格不入。此后,武漢經歷了近20年的“迷茫時期”。以武漢柴油機廠為代表的一大批中小型制造業國企,都在1998年左右宣告破產。

最差的時候,武漢的GDP排名甚至跌到全國城市第22位、工業總產值跌到第15位。經濟疲軟,武漢的城建環境也缺乏更新,一度被譏諷為“全國最大的縣城”。

而當中國經濟來到新舊動能轉化的拐點,躍升到需要以科技驅動發展的時候,武漢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2011年,武漢提出了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復興大武漢”的目標。

復興的第一步,就是啟動大規模城建。2011至2016年,武漢進行大規模的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進入了“滿城挖”時代。2016年底,武漢如愿獲得“國家中心城市”稱號。

大規模城建之后,武漢又積極在互聯網信息技術、集成電路、智能制造、生物醫藥等高新科技產業方面布局,力爭在新一波技術浪潮中彎道超車,復興中部第一城。

2017年11月,小米在武漢建設“第二總部”。之后,今日頭條、曠視科技、科大訊飛、小紅書、流利說等明星互聯網、AI公司也密集進駐,武漢逐漸成為中國互聯網重鎮。

在大規模城建、占領高新科技產業的同時,武漢的公共服務建設被無意中忽視。彭博社記者曾統計過最近幾年武漢的財政支出去向,發現很多資金投入了科研等熱門領域,相比之下,公共衛生支出幾乎停滯不前[10]。

經濟上跑步前進,日常公共事務的建設與治理瘸腿走路,這是中國很多城市的通病,也是助力此次武漢肺炎大規模爆發的因素之一。

全國馳援“中部醫都”

盡管武漢屢屢傳出醫療資源告急的消息,但事實上,作為“中部醫都”的武漢,醫療資源輻射能力在全國名列前茅。

再加上全國馳援,以及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快速建設并投入使用,都讓“封城”成為了可行的方案,阻止了疫情從武漢向全國進一步大規模擴散。

2009年,國家啟動新一輪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這一輪改革中,武漢將建設“中部醫都”納入醫改總框架,用5年時間將武漢建成技術水平高、輻射能力強的“中部醫都”。

2013年,武漢市又提出建設“國家級醫療衛生服務中心”,并出臺了《武漢國家醫療衛生服務中心發展規劃》。這一發展規劃中的扶持政策涵蓋了醫療基礎設施建設、人才培養、學科建設等方方面面[11]。

截止2019年,武漢擁有36家三甲醫院,名列全國第九,執業醫生34000余人,病床數位87000余張。據標準排名城市研究院發布的《2020年中國城市公共醫療資源指數排行榜》,武漢的公共醫療資源指數位居北京、廣州、上海、西寧、成都之后,名列全國第六。

在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發布的《2018年度中國醫院綜合排行榜》和《2018年度中國醫院專科聲譽排行榜》中,武漢共有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等5家醫院上榜,其中兩家進入前[12]。

在城市的醫療資源對比中,甚至有“北上廣武”的說法。

除武漢本地強大的醫療資源外,全國馳援,以及武漢版“小湯山”火神山、雷神山的建成,都承接了武漢巨大的醫療需求,將疫情的主要爆發地控制在了武漢及湖北省內。試想,如果這場疫情是在醫療資源不發達的其他城市,疫情是否會大規模地外溢至更大范圍?

比如河南信陽。2月5日,《信陽日報》在頭版刊發題為《求助!信陽疫情防控醫用防護物資告急!》的求助書。求助書顯示,信陽市疫情防控醫用防護物資全面告急,尤其緊缺N95口罩、醫用連體防護服、全面型呼吸防護器等。

作為河南的“南大門”,信陽距武漢僅200多公里。截至2月6日24時,信陽市確診病例176例。

據求助書統計,截至2月3日,信陽市中心醫院N95口罩、全面型呼吸防護器,庫存分別為88個和39個;信陽市醫用連體防護服、護目鏡和隔離衣的庫存不夠兩日消耗量。

2月6日,信陽市中心醫院相關工作人員對媒體表示,盡管已經收到一些捐贈物資,但物資仍然緊缺,一些物資庫存只夠堅持兩三天。

信息傳播改變病毒傳播

回顧非典的時間線,2002年12月SARS病毒源于廣東,經歷春運、復工之后,次年4月在北京最終爆發,并進入大眾視野。

而此次新冠病毒第一例病例出現時間與非典接近,爆發并進入大眾視野的時間遠遠早于非典。但截止目前,疫情主要被控制在湖北省范圍之內,并未出現非典式大規模跨地區傳播。

這其中,信息傳播方式的進步,對疫情傳播的控制起到了重要作用。

移動互聯網時代,新媒體、微信、微博、抖音等多元化的信息傳播渠道,使信息變得更加透明,傳播速率大大加快。人們可以隨時獲取疫情相關信息,實時了解疫情動態,并據此進行防護,也因此造就了萬民戴口罩的奇觀。

微信圖片_20200208094647.jpg
除此之外,信息的透明也使得一些政府工作人員防控不力等問題,被網絡輿論全方位監控。目前,輿論監督讓部分問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決。

信息傳播方式的進步,還造就了9000萬人“云監工”火神山醫院建設的奇觀。1月24日,中國電信開通火神山醫院5G網絡,1月27日起,央視開通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造過程的直播,2月4日,雷神山醫院施工直播間觀看人數超過9000萬。

信息的通達使得民眾能夠做出科學防控,在經過數十天的全民隔離之后,據騰訊健康全國新冠肺炎實時動態,截止2月6日24點,武漢及湖北的疫情高峰期仍在持續,而湖北省外新增病例增速下降。

移動互聯網、云計算、5G等技術帶來的信息傳播變革,使得從城市到偏遠農村,人人都能更加科學地防控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切斷了病毒從武漢進一步向全國傳播的路徑。非典源起廣東,在北京全面爆發的歷史沒有重復上演。

結語

1965年6月,毛澤東曾從武昌游泳橫渡長江到漢口,并作詩一首:

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今日得寬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云雨,高峽出平湖。神女應無恙,當驚世界殊。

盡管突如其來的疫情為當下武漢的發展按下了暫停鍵,但經歷過如此血淚的洗禮之后,武漢依然會是那個任何歷史進程也無法繞過的九省通衢。

待春暖花開,“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

| 0 人收藏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手机玩麻将哪个最好 麻将游戏4人打在线玩 股票配资的定义 微乐捉鸡麻将最新版下载安装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 北京塞车pk10直 麻将机洗牌洗不上来 大满贯大四喜水果机 大庆52麻将下载苹果 炫多配资 中首投资 博股金来配资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 网络信贷理财平台 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 上海期货股指股票配资融资网 投资理财平台跑路